Witness

知己知彼,百戰不殆;
不知彼而知己,一勝一負;
不知彼不知己,每戰必殆。
《孫子‧謀攻》春秋‧孫武

見證者的故事

西式大豹

台灣台北

醫生

我是一名醫師,要請我分享財豹官的使用心得,我只會用很平靜的心情說一段話,我是一個台北某大醫學醫院急診室的醫生,幾乎每天都要跟死神搶生命,說實在的我也只是個普通人,我的壓力也是非常大的,但社會上對我們的期許好像把我們醫生當作是神一樣,我在2006年時幾乎受不了壓力時頓時萌生退意,而當時我也因為工作的關係得到了憂鬱症,找了好多朋友聊天尋求意見,得到的建議都是:你是一名醫師應該比一般人抗壓性要強,所以你應該繼續從醫,不要辜負了父母對你的栽培與期待。天啊!我崩潰了!我好累,我申請了長假選擇出國遊玩徹底放空的逃避,2007年在中國西安遇到了當年醫學院的教授,他看得出我的沮喪,也略有所閒我的事情。晚間在西安城裡的小餐館我和教授兩夫妻一塊用餐,餐後小聊時教授把他戴在脖子上的財豹官缷下來給我看,只跟我說了一聲:如果你不介意一些帶有神秘色彩之說的幸運物品,可以去買一枚財豹官戴戴。我無法言語出它的神秘性在哪裡,但是它可以讓你的心情平順下來,至於會不會讓你從此人生順遂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。

在教授的引薦之下我擁有了人生中的第一枚財豹官,戴上它後心理沉沉的,開始靜下來了,8個月後我回到我的工作崗位,我沒有以前的焦慮感,面對病人的生死也是用盡力而為去面對了,總覺得我什麼都順了,人生不就是求個「順」字嗎?是不是財豹官的影響我不敢斷章取義,但是在心靈上我很依賴它,我個人感覺財豹官它跨越了宗教的界線,也打破了信仰的死硬規矩。像我個人是個基督徒,我所選擇的是西式財豹官,站在科學的角度它是一枚配戴的藝術品,站在宗教的立場它是一個很強磁場的個人幸運物。

在這兒老話說一句:有病就要看醫生,但人生低潮時一定要多出去走走、多運動,必要時找到屬於自己的信仰。